篮球投注app

当前位置:新闻动态 > 【践道】会长专访:梁耀铭,他和他的金域“故事”

【践道】会长专访:梁耀铭,他和他的金域“故事”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31日 作者:王振兵

从高校任职到尝试医检服务,从仕途顺畅到辞职创业,从外包盈利到资金紧缺,经营困难。梁耀铭带领金域一路走来,实属不易,让他坚持下来的除了心中的一股韧劲儿外,还有他对医学检验始终不移的信念与执着。当中国第三方检测机构乘上快速发展的列车时,不能忽略曾经坚持检验检测事业的爬坡者。近日,《质量与认证》记者对我国医学检验领域内的突出企业——广州金域医学检验中心董事长梁耀铭进行了专访,透过金域可以让更多人了解第三方的医学检验。

“做医疗行业一定要讲良心、讲品质,重视老百姓的口碑。”这是在采访中,梁耀铭一直强调的一句话,金域没有选择过快扩张,而是采取“顶天立地”的发展策略:“顶天”即是高端领域的发展,和三甲医院在高端服务方面的业务合作,未来会继续扩大合作量;“立地”即指基层医疗服务。

记者:很多人对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不够了解,请您简单介绍一下。

梁耀铭: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又称独立医学实验室,是指获得了卫生行政部门许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专业从事医学检验的医疗机构。在我国,目前主要是为各级医疗机构提供医学检验、病理诊断外包等服务的医学实验室。

即使是实力再雄厚的医院,也有不能单独开展的项目,尤其是随着现代检验医学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检验越来越个性化、分子化。另外,各种新技术、新设备的不断问世,需要配备高精尖的技术人才、昂贵的检验设备和试剂,这些并不是一家医院可以单独完成的。而第三方医学实验室却可以通过集中检测的模式,承担起区域内医院和患者对这类高精尖检验项目的需求。另外,基层医疗机构检验设备缺乏,检验人才匮乏,检验项目也没有规模优势。因此,选择外包检验业务是其控制成本,提高效率的可行选择。

医学独立实验室的发展,符合检验医学学科发展的特点、顺应现今医改要求,同时也满足患者的需要,为打破“看病难、看病贵”的僵局提供了新途径。

记者:您和第三方医检是怎样结缘的?

梁耀铭:1988年,我从广州医学院毕业后留校工作不久,学校新办的企业广州医学院医学检验中心(下称“检验中心”)开始出售检验试剂,进入试剂贸易领域,检验中心也因此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当时一些技术和设备条件不足的中小医院,只能找大型三甲医院去做检测,但往往吃闭门羹。于是陆续有中小医院的医生托检验中心把一些标本送给医学院检验,随着医学检验需求越来越多,我萌生了做医学检验服务的想法。

但当时中国的第三方医检市场还尚未起步,我们决定进入这个行业时,反对声很大,认为医检服务前景暗淡,但各级医疗机构日益增长的医学检验外包需求让我坚信,这将是一个广阔的市场。1997年,经过内部讨论,检验中心决定转型以医检为核心服务,开始逐步建立品牌,自己摸索市场化道路。

记者:选择医检之路是否顺畅?期间经历过哪些困难?

梁耀铭:坦白讲,非常艰难。1998年,检验中心想采购1台总价9万多元的切片机,但是检验中心的利润不能自主支配,学校也没有这样的经费划拨,于是我和20来个员工自己凑了这笔钱。这一年,服务收入增加到了数十万元。但相比每年轻易便获得1,000多万元的试剂贸易收入,检测工作辛苦,还时常会被客户投诉,微薄的服务收入让团队也没有足够信心。

2001年,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读EMBA期间,我发现了美国QUEST公司的案例。这个1996年在纽交所上市的全球最大第三方医检机构,在美国拥有31个区域性大型诊断中心、155家快速反应实验室和2100个病人服务中心,而且在第三方医检市场的业务占有率超过60%。那一刻,我就好像一个在黑暗中赶路已久的旅人,终于看到了前行者发出的明亮灯光。

两年后,我主动请求辞去校办处主任和总务处处长一职,专心致力于医检工作。2004年迎来了转型服务后第一个盈利的财政年度。然而,不久因用地紧张,金域从学校搬出,需重新租办公场地、添置设备,资金紧缺问题重现,新址又比较偏僻,导致员工纷纷离开,就连一起苦苦支撑的创业元老也所剩无几。就在公司净利润只有200万元的情况下,我们又借贷300万元投入到流程再造项目中,随着新项目的引进,市场的扩大,使这次资金危机得以解决。

记者:那么,金域的医检业务从什么时候才开始真正做大?

梁耀铭:2002年,ISO17025认可评审时,时任卫生部临床检验中心主任兼中华医学会检验分会主任委员的杨振华教授曾说过,对于医学实验室来说,获得CAP认可才是真本事。那时,我们就下定决心:金域一定要向国际更高标准看齐,用国际标准服务人民。

2005年,金域检验启动了CAP(美国病理学家学会)认可工作。但流程再造项目和启动CAP认可的价值直到2007年以后才体现出来。通过接轨国际标准,将服务流程标准化,用信息化来固化,这是做大企业的基础和框架。2007年,第一家外省子公司——济南金域成立。随后的4~5年时间,金域子公司如雨后春笋般落户在各大省会城市。2011年已基本完成连锁布局,旗下省级中心实验室达19家,覆盖20余个省份,成为业内规模最大、服务网络最广、营业额最高的连锁集团。2013年公司又启动了业务流程再造和信息化系统重建项目,促进线上系统、精益生产、多种生产性中心等平台的落地,确保下一阶段的业务升级转型和战略目标实现。

记者:您认为第三方医检行业在经营模式上有什么特征?

梁耀铭:第三方医检因为技术和检验需求等因素的影响,大致有三个特征。

一是检验业务具有一定的服务半径,从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本身的特性看,常规的检验项目订单多具有客户分散、数量多、单笔金额小、频率高的特点;不同的检验项目因其运用的检验技术不同,检验条件也略有不同。很多常规检验,如免疫球蛋白等检验项目需要在1天内出具检验报告。远距离服务既无法满足检验要求,也增加了不必要的成本。

二是检验技术不断丰富、检验项目愈发多样化,医学检验技术和设备的发展让整个行业的分工越来越细,检验项目趋向于个体化、分子化发展,检验项目类型愈发多样化。

三是对资金投入和专业人才需求高。提高检验技术水平需要检验机构增加研发投入以及人才培养,不断学习并转化领先的检验技术,甚至需要利用自身的经验和积累进行自主研发。这需要大额的实验设备投入以帮助检验技术的进步,也需要招聘具备丰富业务知识和操作经验的检验人员。尤其对于病理诊断来讲,要有执业医师资格,且有丰富经验的病理医生根据标本切片进行主观判断,再提供病理诊断结果,对人才的要求很高。

记者:这些特征对第三方医检的发展有怎样的影响?

梁耀铭:因为服务半径、技术人才的高要求,就算是实力雄厚的大型医疗机构,也难以单独开展所有医学检验项目、覆盖大范围的人群。所以除了单体的医疗机构检验科、病理科以外,大型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多选择连锁化经营并重视技术研发,通过规模化经营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通过专业化经营提升检验技术水平。

记者:国外的医检行业发展情况如何?与国外相比,我国第三方医检有什么不同?

梁耀铭:第三方医学检验从美国兴起。现在,美国主要有3类提供医学检验的实验室,即:独立医学实验室、医院内部实验室、诊所附设实验室。独立医学实验室也就是第三方医学实验室。据研究统计,2013年美国医学检验市场已达到550亿美元市场规模,其中独立医学实验室约占35%的市场份额。奎斯特(Quest)和第二大医学实验室公司(Labcorp)是美国独立医学实验室市场的主要竞争者。在欧洲、日本等成熟市场,独立医学实验室已经是成熟产业。据研究统计,目前欧洲、日本独立医学实验室的市场份额占医学检验市场份额分别为50%和67%。

与国外相比,我国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仍存在一定差距,主要原因是公立医院占我国医疗服务市场的主导地位,公立医院非营利性业务的性质和体制因素使其运营较为封闭,其医学检验及病理诊断业务一般由医院内的检验科、病理科完成。因此,公立医院的检验科、病理科是我国医学检验市场的主体。

我国第三方医学检验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期,市场集中程度较高,主要市场参与者之间的竞争已从单一的价格、资源导向转为包括技术应用、网络布局、运营效率在内的综合竞争。考虑到第三方医学检验对于检验质量和运营效率的要求,未来我国第三方医学检验市场可能继续呈现寡头垄断格局。

记者:国家政策将对医检机构带来哪些新机遇?

梁耀铭:国家各种利好政策的出台为第三方医检机构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2009年新医改启动,同年卫生部颁布了《医学检验所基本标准(试行)》;2013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大力发展第三方检验;2015年6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要探索以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方式建立区域性检验检查中心,面向所有医疗机构开放,真心实意扶持社会办医;2015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的指导意见》,提出整合二级以上医院现有的检查检验等资源,向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慢性病医疗机构开放。探索设置独立的区域医学检验机构、病理诊断机构,实现区域资源共享。加强医疗质量控制,推进同级医疗机构间以及医疗机构与独立检查检验机构间检查检验结果互认。这些都给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提供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第三方医学检验今后的发展方向和趋势有哪些?

梁耀铭:第三方医学检验行业的发展趋势,主要有以下四个方面。一是公立医院加强成本控制,检验业务外包比例增加。二是高端检验项目收入占比增加,业务模式由单一转向多元化。三是与科研机构合作提升业务专业性,技术更新速度快,第三方医学检验机构将成为技术引领者。四是互联网引领行业经营模式升级。我相信,中国的第三方医检事业一定会在新机遇下实现快速发展,更好地助力疾病预防、诊治与监控,造福百姓。


来源: 金域检验